什么是“乡愁”,最好用一篇散文描述一下自己的乡愁?

乡愁,像生活中的一杯红酒。甜中带着淡淡的苦涩,苦涩中又蕴藏着回味。

看到此问答,我把曾在公众号和头条号发过的《我的江南》贴在这里,大家雅赏。

江南,多雨的春的江南,雨丝儿密密斜斜丝丝缕缕的织着帘儿。树林里似乎响着沙沙的琴音,湖面上漾起微微的纹,一圈圈你挨着我我挨着你,湖似乎从心里笑,笑着春天悄悄来临。

江南,多小巷的江南,是撑着油纸伞漫步在小巷的丁香一般的姑娘的江南。

江南,是百坦的江南,是黛瓦粉墙的墙角边红梅白梅绿梅墨梅傲然绽放的江南。

江南,唐诗宋韵里的江南;是张志和西塞山前白鹭翔飞的江南;是陆游唐婉写着钗头凤的江南;是苏轼水光潋滟,淡妆浓抹西施般美妙的江南。

江南,是秦淮河里桨声灯影的江南;是鲁迅的鲁镇和茅盾的乌镇的江南。



江南很大,但我的江南很小。

我的江南在湖之洲,在山塘之畔,在田圩之内。

我的江南,也是多雨的江南,是屋檐檐头水滴落,滴的檐头下的地上一个个泥水潭潭的江南。我的江南,更是多水江南。村坊边,村坊前,村坊后,都有一条河,或曰兜,或曰浜,或曰塘,或曰圩。没有河的村坊,也要有水,更有比河更好听的名字,有名龙潭里,有名毫里海。



我的江南,我儿时的江南,是抱着大门栓在河里嘻戏,在河滩边摸螺丝,在硚石边捉鱼虾的江南;是清晨绕了蛛网中午去粘老蝉头的江南;是夏日里在弄堂里捉七,到河港里澡浴的江南。

我的江南,是摇着船去乌镇,去南浔,去练市,上新市,上杭州的江南;是落雨天穿着蓑衣,戴着笠帽,在田里插秧的江南;是捧起碧绿的桑叶,均匀地散放在蚕宝宝身上,瞬间便响起沙沙如春雨的美妙之声的江南;是看着满眼金黄的油菜花,背着草蔀钻进油菜田里拔着青青的嫩嫩的草儿的江南。



呵,江南,我的江南,当下的江南呵!已不再是炊烟袅袅的江南;不再是黛墙粉瓦的江南;不再是橹声咿呀的江南。江南,似乎渐渐远去。



(配图来自网络,如侵权可删除)

乡愁是我们小时候想离开它,后来也真的离开了。现在由于怀念,梦绕魂牵的故乡,是儿时的记忆。

乡愁是故乡那袅袅的炊烟,村前那条永远流淌的小河,蓝天白云映在那明亮的河水上。

乡愁是父亲那壶老酒,那个老烟斗。是父亲那不屈的脊梁,为儿女们撑起了家的一片蓝天。

乡愁是母亲做早饭时,被烟火呛出的泪水,被岁月催老,满是皱纹的面容,是母亲的微笑。

乡愁是我们小时候,每天早晨戴着红领巾,高高兴兴去上学。使我们在朦胧之中得到了求知的欲望。我们在老师谆谆的教导下,一点点的得到了知识的源泉。知道了我们祖国幅源广阔,地大物博。知道了在毛主席的领导下,老一辈革命家,推翻了三座大山,使我们伟大的祖国在东方屹立起来了。

乡愁是儿时的记忆,每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,写作业。上学路上春天的泥泞,冬天冒着北风烟雪。那时候,天气真冷,记得有的时候雪能下半米深。可这些也阻止不了求知的渴望,使我一步一个脚印的,扎扎实实的求学,通向知识的海洋。


问:什么是乡愁?最好用一篇散文描述一下自己的乡愁?

什么是乡愁?乡愁就是对自己家乡的爱,是离家多年的人对故乡的乡土,乡情,乡音,乡亲的牵挂眷恋和怀念。

乡愁在年轻时还沒有感觉,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变老,故乡时的情景就会常常萦绕在心里和梦中,几十年前简陋的茅屋,坑坑洼洼的街道,少年时的玩伴,常在眼前浮现,使人挥之不去,难以忘怀。

我三十九岁时离家,迁居五十里之外的镇上,虽说不远,每年也要回家乡一两趟,但家乡二十五年的变化不是自己亲历的,最初十几年还沒有多大感觉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逐渐变老,心里对故乡的旧貌有了深深的怀念。

小时候我们在村边住,出了篱笆院下了坡就是队里的打谷场,谷场的西边是个小池塘,池塘的北边是一片菜园,池塘的南边西边就是庄稼地,这打谷场和小池塘就是我们儿时的乐园。放了学时,春天在小池塘边上的一圈大柳树下用弹弓打鸟,折下柳枝抽出柳白条吹柳笛,夏天从饲养场弄来马尾在柳树底下套知了,在篱笆边上扦蚂螂,晌午热了就跳进池塘打水仗,捉泥鳅。秋天爬上树去找知了皮,刀螂籽,有时还钻进菜园里去偷黄瓜爬西瓜。到了冬天,白天下小池塘里去溜冰,晚上在打谷场上捉迷藏,抓俘虏。

村边的小池塘和打谷场伴随我们度过了快乐的少年。

几十年过去,并沒有什么感觉,去年年底和今年清明回故乡祭祖,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儿时无拘无束的快乐,就想到去原来的小池塘去看看,等到了地方,哪里还有小池塘?哪里还有打谷场?打谷场已经盖了房有人居住,而小池塘早已填平,那地方竞建了一个家具厂!

我脑袋嗡的一下就空白了,眼睛早已模糊,我愤怒!这是谁干的?几十年没来这个地方,这里已是另一番景象!

我的打谷场哪?我的小池塘哪?我的蚂螂扦子知了套哪?我的泥鳅篓呢?

你赔我的打谷场!你赔我的小池塘!你赔我的蚂螂扦子知了套,你赔我的泥鳅篓!

我哭了,我哭的很委屈,我哭的不是人家把旧景弄没了,我哭的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,我哭的是即使有小池塘打谷场,我也捉不到泥鳅,套不到知了了,凑齐了玩伴也玩不了我们的捉俘虏了。

回到家里,找了一米大的一张纸,我就画开了地图,是村图,凭回忆按原来村子的座落画的,这是我家,我家东院是永树表爷家,南院三间房是小四儿家,北院是德宝家,小虎家,春牛家,栓柱家,村中的大碾盘是演电影的地方,弯曲的街道和狹窄的胡同,村边还有小神庙,井台.........

画了一个多月,换了六大张纸,画成了,送给了故乡。

乡愁。

朝思暮想的——包头


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,我很小就随父母从鞍山来到了包头 ,

支援包钢的建设。因为要去外地施工,直到我长到二十几岁的时候才

离开了包头,那里留下了我的童年,我的玩伴和我的同学们,还有亲

如一家的邻居,留下了我所熟悉的山山水水,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一

串串记忆,这些画面经常像幻灯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,引起我的

无限遐思......






有一年冬天寒假的时候,我和同学们来到了昆都仑河旁的一片树林,

那里冻着一大片的冰,俨然是个大滑冰场,我们你追我赶的滑起来,像

一群燕子一样 在冰上翩飞着。男同学戴的棉帽子都冒出了热气,女同学

的大红围巾都哈出了一层 白霜 ,我们有的穿滑冰鞋的,有的滑冰车的,

各成一圈 ,捉迷藏的时候,刚要捉到他,突然来个急刹车,嘴里高呼:“

我们都是木头人,不许说话,不许动!”一番的追赶就全前功尽弃了。

我们就这样的笑着闹着叫着,不知不觉的太阳就落山了,那些快乐

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俊不禁。



还有包头的哪些小吃,每每回味起来我还得先咽咽口水,就先说

手抓肉吧。手抓肉是煮好了的草原羊排肉,不能煮的太熟了,有七八分

熟就好了,那时也不用什么调料,蘸点蒜酱就香得我们忘乎所以了。为

什么这么好吃呢?因为草原羊就吃青草,喝的是山泉水,所以才这么好

吃。

梦里还经常吃着母亲做的莜面,有时是莜面的窝窝,有时是莜面

的饸饹,放上勺土豆羊肉汤,顺滑可口鲜香喷鼻,我一下能吃两大碗,

那个爽啊!




我十分怀念在包头的那段岁月,我的流年往事都历历在目,

包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,留下了我一生难忘的成长。我是多么希

望能再回包头,看看我熟悉的山山水水,走走我熟悉的街道楼巷,

见见我那些已经年老的同学们。

我在外时,常常的看着窗外的月亮,思念着我的家人和同学,家里还有弟弟,是个残疾人,无人照顾,因为他是低保户,生活一般,有过不去的时候,我就给他汇几百元。

别的妹妹有退休金,不用我管什么,只是小弟弟没人照顾,心里常常挂念。

在山东,那个地方,看到了一家人也感到很亲了,他们总是帮助我们脱困,我也常想见到他们。

岁月带走了乡愁,我回到了家乡,弟弟也长大了,经常的挂念我们 这种乡愁汇成了一句话,就是远了是乡愁,近了是挂念,看见了听到了 解决了乡愁。微信带走了乡愁,让我们天天在网络上见面。



可能是因为年岁渐长,我越来越想念故乡了!

故乡离我很近,满打满算离城才20多华里。少年时,我曾经为了买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古典书籍,在一个秋日的午后,骑着一辆吱嘎作响的单车,往返两次,也没有耽误后晌午和我娘去收一块半亩多丰收的玉米。

故乡离我又很远,朝八晚五,上班下班,如程序一般,回老家的次数很少,等到放假,回一趟家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记忆里的故乡慢慢模糊,只剩下依稀的乡音和少时的回忆,萦绕在日渐忘却的脑海中。

我们村子座落于广阔的华北平原上,典型的大陆季风型气候,大片大片的土地肆意铺展着,四季变换着不同颜色。我在这片土地上出生成长,改不了的是听起来有些生硬却亲切无比朴实的乡音。有一回在外乘坐地铁,一车厢的人默默无言,直到有一声类似于乡音的方言响起,我循声望去,竟对说话的那个人无端的产生了许多的好感。

乡音无改鬓毛衰,是的,变化的是渐渐苍老的容颜,不变的是质朴而又多情的乡音,就像一串串暗号,在某一时刻让你和故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每到过年回家的时候,我都会在除夕的下午到田野里去。有时一个人,有时带着我女儿,有时候家里那条黑狗也会跟着。走向田野,暮色苍茫,四野里寂静无声,远方有各种颜色的云,半空中飘着如丝如缕的青烟。就这样走着,脚底下是踩着的黄土的噗嗤噗嗤的声响,整整一个冬天,平原上没有有效降水,脚踩下去,升腾起的是一小片一小片的尘土。衰草连天,沿着河坡河岸生长着,我会想起幼时在这条河里游泳,捉鱼,滑冰,掉冰窟窿,所有记忆中的画面此刻全部激活。

走在这些记忆中,想着那些曾经的人和事儿,这其实就是日暮乡关的全部内涵和所有温暖。

久违的乡愁


——写在前面

异乡漂泊,十余载未归,恰逢高中毕业二十年同学会,回乡短聚,感慨万千,往事如昨,多少年少情怀,一并涌来,久未平静,写此文以寄之。


我深爱着那块土地,那个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地方,一不小心竟与她离散了十年,也许没有人能体会一个游子的情怀。本来回来后就想写点什么,但沉于陶醉,蹉跎了我的千言万语!

聚散匆匆,但丝毫阻挡不了我的贪婪,饮尽一杯杯浓酒,和着泥土,咂味那久违的云淡风轻。不要让我醉去,惺忪迷离的眼,娇惯鼓舞着我的挣扎,莫不是担心忽略了哪个魂牵梦绕的细节,让遗憾再疯长一个世纪!

近缘情更怯,我从遥远归来,失落了一百年的面孔,唤醒了那个夏季和那些有雨的窗前。曾有多少这样的时刻,在寂寥冷落之中,设想他们灿烂的光临,孤独了百年的深山巉岩,这里时间庸倦无声,大地冷峻而空茫,云朵飘过毫无涵义。记忆仿佛就是一幅幅青梅竹马,在老树和罗扇下演绎了无量轮回的千古绝唱,每个画面都让我无法著作出那本汗牛充栋的书。

就在我沉沦了一百年,就要放弃而痛苦呻吟的刹那,他们一个个扑面而来,一双双温暖的臂膀融化了那千里冰封,那一滴滴被岁月模糊的秋雨般滴落的冷泪,在心底肆意蹁跹流淌。

我那些失散100年的同窗和儿时的玩伴,他们都已经成熟于光阴的流逝,徜徉在他们的世界里的所有感动,在那个苍茫的半世,他们每个人都在生命里谱写了一段段叱咤的歌。那些曾经心动过女生,岁月的年轮在她们的脸上也留下几抹斜晖,涤荡过了的双眸更加迷人,每道光芒猜想都是一则则动人的故事。我想他们一定都有了自己生命的图腾,他们让我阅读千遍也不厌倦。

那还是100年前的几次邂逅吧?或是几次萌生还是几次憧憬,莫不是那只梦中的蝴蝶吧?那一切都将悔于当年没有无法无天,课本束缚了我们的情怀,南北红墙,却指引了我们鹏程万里的路。那是一个只有留言也没有地址的年代,抽屉里的信札谁曾来拆开?那个多雨的夏日里我曾走过你的窗前,你却远遁于我的世界。苍白沉默的记事本里又挽留了什么?只记得那时我的日子胡乱丢弃,就像丢掉随手可摘的小小花朵。错过了的也许更美好,思念也许原本就是世间一曲最伟大的恋歌。感谢时光,更感谢你们,曾经那般宽容地奖赏和鼓励了我的青葱岁月,让我能一直带着自信和底气上路。不知,是你们和那片泥土滋养并成就了我的丰富亦或单纯?还是,我的单纯过滤并成就了岁月中永远的美好?

故乡的小路,又长又短,那里有我童年的梦,故乡的小河,影动波摇,那里泊锭了我的缠绵。我是清晨飞出的鸽子,放飞于你的掌心,海角天涯是很好的客栈,天高任鸟飞这话不错,可是我的脚步该落于何处?如今我回来了,但老屋坍塌、巢已落,不知那小燕子又栖息谁家?当年我是那样的希冀探索山外面的世界,今天我又是这样的痴望敛翅归航,我并没有弃你而去,更没有说过再见的,你为何用物非人非来迎接我?

那片树林也不见了,那曾是儿时梦里的桃源,我还曾在那里载了棵树,在郁郁葱葱的季节里,在那棵树上我刻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与它相约我会有一天带着儿子回来,一起瞻仰那段参天的文字,可为何你也违背了约定?忘却了十年今日此门中,一切都换了人间,红着脸向群童问及老姐的住址,一句“笑问客从何处来”?顿时我那场愧疚和依恋的泪水终将倾盆而至!

多想时间此时凝固,多想须臾化作永恒,就算我有遥看千河,可溯上下五千年的本领,也无法谅解对“短暂”这个词的百般憎恶,生命更是可恨之极,是谁制造了明晨还要出发?踏上回程的车子时,伤痛的老父执意送我出村,挥手间,清晰可见那两行老泪纵横宣泄,不敢说声再见,那一刻我的心血如泉涌。

一是以为我的生命很精彩,而他们就是我生命中最精彩的部分。

拾掇起几张记忆的彩照,在那绚丽金色的光线里,仿佛看见了最美的夕阳,此景真美。晚风拂来,挽一串脚步,我从容地走向黄昏……